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朱雀湖,喧嚣中的恬静

作者: 曾秀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0-04-17

去年7月,我来到可克达拉市。这是位于伊犁河谷的一座新型城市,比毗邻的伊宁市建市晚了60多年,一切都新得令人手足无措,就像在疾驰的高铁上遇见一位天才少年。那高铁是时代,那少年是我们的梦想。

几乎从抵达那天起,我就开始了对这座城市的探险与对话。当我发现自己徜徉在完全陌生的园林中,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一切又是那么亲切之时,我几乎立刻爱上了这里。之所以亲切,是因为我所从事的职业已经让这座城市在内心深处有了一幅印象派铅笔素描。之所以说是铅笔素描,完全是因为对这座城市基于新闻语言的理性认知,那粗犷写实的线条,简洁有力的描述,如同梵高式点描莫奈式影绘,都源起于这座城市北部工业园区的崛起,南部生态湖区的兴盛,西部空白处的谋划与韬略,东部两座城市密不可分的伯仲关系,等等,正如一只稀世之鸟的骨架缘起于与自然相亲的山水约定。

可克达拉市位于古老的伊犁河谷盆地北天山护卫的温暖湿润之地。正如青年那般,这座城透着青草与露珠、梦幻与浪漫的气息——她多的是流泉,以及由流泉与雪山生发的云海,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她是青葱与翠绿,是岸芷与汀兰,是了,她环抱着的伊犁河是全国唯一自东向西流的国际河流,这不走寻常路的河流,让新生的可克达拉市如水泽中的植物园,长河边的丰饶地。

这里的田园风光从植物开始,一笔一画,从起笔的草坪、花圃、灌木到小乔木、大乔木到亭台楼榭直至延伸至水中央的长桥,以繁复与简洁画定了这座城市的大写意。这是她的心肺落笔部分,与伊犁河水相接。

于是,我心目中的素描部分开始慢慢消隐,取而代之的是可感可触的风景。

是啊,素描显得粗枝大叶,甚至有疏漏与错误,就好比你对于梦中的女神描绘,她的眼窝应该是中式的凤眼,但又不准确,她应该是亲眼所见的充满江南味道的古韵与风致。

主街附近的住宅楼是透着典雅气韵的改良版中国传统民居,十足的江浙典范,它注重坐北朝南,注重前街后河与室内采光,取法简洁流畅的灰白系装饰着屋顶与檐口。

临街种着亭亭玉立的柳,或挺拔悦目的银杏,或潇洒明媚的梧桐。

城市功能区的楼宇透着低调的巍峨之气,就好比内敛的隐士,收着气派的渊源,只一心做街边的风景。

顺着主街一直向南,感觉就像顺着一只陶碗的纹路走进它古朴而又现代的内在,迎着清凉的风,最终抵达一个声名远播的湖——朱雀湖。

若说伊犁是塞外江南,那么,朱雀湖无疑是伊犁大地最婉约的江南面影。

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植物集结令朱雀湖引发关注的。这座城市是集民智民力民愿建起来的,这些民甚至可以追溯至很久以前的一批人。当时,他们脱掉了历经战争洗礼淬炼的战甲,穿上了永远贴合着身体长成的战甲,这身战甲为这片土地而战,与严寒作战,与酷暑作战,与身体的极限作战,将沙漠和荒原变成绿洲,在绿洲上建起他们引以为豪的新城镇。而现在,他们的儿孙在他们的鼓舞下,要投身建设更加现代化的城市,那是父辈们别过上海、别过济南、别过成都、别过武汉时,在心目中偷偷珍藏的愿景——亲手建设一座理想中的城市。

而当这座光荣之城最终在60年后慢慢得以孵化并拔地而起之时,他们的内心一定激荡起比当年“稻菽激起千重浪”更大的波澜,他们以这座城市的普通一员或者荣誉一员的身份,加入“我为城市献棵树”的大潮之中。他们中有一位长期研究高酸海棠果的老者,更是立下鸿志,要为城市披上一件春看花夏荫凉秋赏果冬观雾凇的大美华袍。

我是透过一颗桃核了解朱雀湖内心的。这枚桃核属于朱雀湖边的一棵京桃,谁能想得到,那样虬曲盘结的褐色枝条能绽放出美人般的花朵。谁又能想得到,那样美人般的花朵竟能孕育出精巧如刻刀细细雕琢的果核。

而让这一切发生的是谁?是大自然吗?可附近城区也有栽种,却无法育得这样一枚近乎完美的甚至能满足人类装饰欲望的果核。果核,植物种群繁衍生息的核心,承载着上千万年的基因密码,它里面刻写着应对所有突发可能与生死诱因,几时蘖芽,几时开花,几时以怎样的姿态接近阳光避开霜雪,以及如何储存更多养分,如何让根扎得更深。

若用画家的目力细瞧这颗桃核,它外表浑圆或扁圆,果核表面用无法模仿的技法,随意点描着些弯曲线条与神秘洼坑,整枚果核被一条横贯的线平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面可以看到一个纵贯上下的树的形象,你能清晰地看到粗壮的树干部分和叶簇形成的树冠部分。也就是说,这棵树在不断的进化繁衍中,用某种无法言说的方式在自己哺育出的每一颗种子上刻下了自己的样子。

这个发现令人兴奋又着迷,低头拾起那树下的任何一颗桃核,不管是被干瘪的果肉包裹着的,还是因风化脱壳而出的,你都能纵贯整颗桃核的形象。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我想起了至死不能忘却的母亲的形象,我还想起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最早的先辈征尘未洗,战袍残留硝烟,来到这里,涤尽匪患,荡清边陲,擘画田畴,点染碧野万顷,最终,他们建成了自己的现代化城市——一个梦想之城,这个梦想之城与祖国的山川水系相亲相连!

夏日暖阳中的朱雀湖,幽径修颀清朗,新叶不染纤尘。春风来时,各色花朵绽放芳菲,于风和日暖中喁喁私语,芬芳的情话缱绻如蝶。

说起蝶,朱雀湖最多的便是它了,还有蜻蜓。蝴蝶和蜻蜓是大自然中飞翔的花朵。它们在飞翔中完成恋爱与婚配,或者,决斗与重生。据说,蝴蝶与蜻蜓是生态环境的活指针。朱雀湖的蝴蝶和蜻蜓约有几十种吧,可以通过它们的大小与颜色进行辨别。有时,大蜻蜓飞过可以看见它们紧抱腹间的猎获物,那是一只无计可施的毛虫。而小蜻蜓则多半像是在玩耍,忽高忽低,寻伴觅友一般。

朱雀湖最能让人静定入神,她是可克达拉市城南的一抔清凉,让人于万物生之中怀想,就连阵阵蝉鸣都像是在向湖神祝祷。

这儿真是个迷人的地方,每时每刻都能看见鸟儿,它们的歌声让人迷醉,在枝叶间唱着清脆的韵脚,那未经排练的银铃般的声音,如同雨丝洒向四周,花香仿佛迷了路,在空气中一下一下地吹拂着,浸润着,让整个大地,整个城市都置身在迷醉之中。

夏日,朱雀湖适合一家人一同游赏,择一处美丽的花树之荫,可以是花色鲜艳明亮的梧桐树,可以是花束如群鸟栖落的火炬树,在大树怀抱中的凉翳里,铺一方坐毯——那种细格子的大大的防潮垫就好——摆上方几与食盒中带来的各色滋味,就能在鸟语花香中尽享聊天的快乐。

小女孩偏要去那近水的湖边观鱼,追着蜻蜓,那红翅的蜻蜓一直引着她去到喜水植物盛行的湖边,在那圆圆的石墩上,她停住了脚步,有些畏惧地去看她的母亲。她母亲当然是紧跟在她身旁的,提着她喝水的小壶,一刻也不放松,不断去排除因她的探险欲望而织构的险境。

湖中有那样多的鱼儿供人观赏,瞧,它们排着队来了,多是锦鲤,白、红、黄、灰、黑几种,当然,还有花色的鲤,就像众多单朵花色的花园里,会冒出几簇有两种以上颜色凑成一朵的花来,奇妙的大自然!它们身形小的,若蝌蚪,大的长数尺,总藏在深水处,见有人来才会像神秘的预言者一般缓缓浮上来些,对自己在湖底投下的大块阴影毫不在意,它们等待着天降美食,或者,也就只是远远瞅着,只是你在岸上,它在水里,但都各自悠游着。

然后就到了秋季。旅途中不期然会与几棵苹果树相遇,一树果实,青绿色,泛着玉瓷的光芒,摘一只,咬一口,酸甜多汁,仿佛把阳光都一并吃去肚子里了。园林工人很友好,他告诉我哪棵树上的最好吃,仿佛是为我对整个城市进行探险的奖赏一般。他们脸上的阳光也都如那苹果上的光芒一般,闪烁着玉瓷般的温润与美好。

慢慢地,满树嘁嘁喳喳的叶子开始有了心事,就像蚕一般安静下来,静静把自己转变成某种丰收的象征,它们甘愿成为大自然的染料,从远离叶柄的部位开始,一点一点褪去绿色,变成鹅黄、浅黄、金色、赭红、褐色,一团团,一簇簇,浓艳得化不开的秋韵,就这样一下子将整座城市装扮好了。

初冬了,我探索的脚步并没有因为寒冷而停止,我去了北面的紫馨公园、南面的河滨公园。

在东南面,我还发现了一个步道极长的园林,安静统辖着这里,我仿佛误入了一个位于家门口平时并未注意到的隐蔽花园,这里就像由花神本人在冬季暂居的寂寥之宫,这里草木凋零,不过,这原本就寄寓着曾经原始野性的灿烂美好,我错过了曾经蓝色的鸢尾,紫色的天竺,白色的欧石楠,多彩的格桑梅朵,但我不会错过春季。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