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寻常父母

作者: 张庆国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0-04-17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稍有闲暇,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哼唱这首歌,因为歌中有父亲和母亲的影子。

我在团场长大,耳闻目睹、亲身经历了团场发展的艰难历程。在缺衣少食的年代,父母勤俭持家,友善待人,呵护我和弟、妹们长大,虽然艰苦,但萦绕心间的依然是简单的快乐。

父亲曾在东北当过兵,和雷锋是战友,也许是因为家境贫寒或者受部队的教育影响,70多岁的他不仅年年耕种着菜园子,还有缝补衣袜的习惯,从不浪费一粒饭,一直保留着艰苦朴素的作风。

父亲的“抠门”在连队是出了名的。

上世纪70年代,父亲是连队“东方红-75型”拖拉机的驾驶员,连队数千亩耕地就靠这台唯一的“铁牛”耕作。这一年,完成了所有耕地的播种任务后,父亲按照惯例对机车进行维护检修。把发动机拆卸后,父亲发现机器的核心零部件曲轴已磨损到了报废的程度。更换新部件需要3000多元,“抠门”的父亲哪里舍得。多方打听,得知修配厂可以通过研磨法对部件进行研磨,用加厚瓦片的办法对曲轴进行修复,父亲当即让母亲烙了几个杂粮饼,赶着牛车去十几公里外的修配厂。

父亲算是出公差,却一分钱也不肯花,吃饭就在食堂要一碗茶,找个桌子的角落,就着杂粮饼大口大口嚼着吃。晚上,裹着棉大衣在牛车里躺一夜。两天后,父亲喜滋滋地开工了,这台“铁牛”在广袤田野里又唱起了欢歌。

母爱是无私而伟大的。

在团场,母亲打过土坯、挖过排碱渠、种过大田,凡是男人干的活她都干过。无论白天再累,晚上她也不会闲着,我们兄妹多,所穿衣服、鞋袜都是母亲在夜里就着微弱的灯光一针一线缝制而成。我们最盼望过年,一到大年三十晚上,等我们都睡着了,母亲就会将赶制好的新衣、新鞋平平整整地摆放在我们枕头旁……现在想来,我的母亲是天下最好的母亲了。

有一件事,我终生难忘。

小的时候,家里偶尔吃鸡肉,母亲总是把鸡肉不停地往我们碗里夹,而她自己总是津津有味地啃着鸡头,并且振振有词地说,她打小就喜欢吃这个,时间一长,我和弟、妹都信以为真。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团场职工群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蔬菜、禽、蛋、肉越来越丰富,家家户户都吃得上鸡肉了,从那时起,我再也没听母亲提起过喜欢啃鸡头的事了。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最寻常的,也是我最爱的。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