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西红柿炒鸡蛋

作者: 许新杰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0-04-17

世界上最好吃的那道菜,绝对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一定是自己喜欢的那一道。

这段时间,外出不便,一日三餐却少不了,吃得最多的就是西红柿炒鸡蛋。因为做法简单,因为营养丰富,因为这是妈妈的味道。

从小家里吃得最多的就是这道菜。妈妈常说,那时候我们几个都小,工作又忙,没时间做饭的时候,就做半锅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地里有,鸡蛋是自家的鸡下的。一洗一切一炒,省事省时。一人盛半碗,拿个馒头,各自找一个角落一蹲,稀里哗啦,一个个吃得很香。细心的姐姐还会用最后剩下的一块馒头把碗整个擦一遍,干干净净的。我的碗就有点狼狈,碗的四周红的黄的各种颜色还依稀可见。然后挨训,下一次馒头吃完时,就伸出舌头,小猫似的象征性地把碗舔几下。

我自小手笨,没学会做饭。长大了也懒得学,就混到现在不会做饭。唯一能炒熟让自己吃得下去的菜,还是西红柿炒鸡蛋。

妈妈癌症晚期临走的那一年,在我家里住着,除了做饭,我负责她所有的事,包括喂饭。姐姐姐夫他们负责做饭。偶尔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妈妈会饿,那时我就要下厨,每次问她想吃什么,其实我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因为我除了西红柿炒鸡蛋,别的也不会做。而母亲就很配合地说想吃西红柿炒鸡蛋。我就去一洗一切一炒,然后拌着米饭,一口一口喂母亲。她总会说,从小,我们都爱吃这菜,可以吃好多。我二姐吃饭的碗最干净,她一边吃饭还一边看书,吃相也最文雅。说我吃饭碗最不干净,身上沾的到处都是,捧着碗稀里糊涂地就吃下去了,碗一扔就去拿袋子挖苦苦菜。说我大姐本来就那么瘦了,还不好好吃饭,走那么早。说我哥哥从小不和女孩子讲话,自己端着碗离我们好远,吃完放好碗筷就自己干自己的事去了。

帮助母亲吃好饭,一边为她擦洗按摩翻身等等,一边听她絮叨我们的童年往事。

童年的回忆对母亲对我来说都是幸福的,而以后的每一个时光,尤其是回忆起我喂母亲吃饭的时光,我一定是痛苦的。痛苦的是,母亲这次真的离开我们了。庆幸的是,我能有这样的记忆在脑海里,在母亲最后的时光,我能这样尽孝而不让自己留遗憾。更多的是悔恨,总是后悔没有能早一点接母亲到身边好好伺候她。

记得前两个月生病,打完吊针出来,头晕眼花,直奔了那家熟悉的饭店,想着为了安慰自己病了几天的身体,也得吃点什么好东西犒劳一下自己。

可是实在没胃口,那老板娘耐心地询问推荐了半天,我盯着墙上的菜谱看了许久,终于说,给我一份西红柿炒鸡蛋,一份米饭。

病中的我,认为最美味的佳肴,还是那最普通的西红柿炒鸡蛋。

我从小身体不好,常生病不爱吃饭,为了我的身体,母亲从不惯我,越病越逼着我吃饭,甚至有时候会打几下,盯着我一边哭泣一边把饭吃完。至今,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哪怕病得再厉害,只要能吃下去,就一定要吃饭。

那一刻,我吃着老板娘端上来的西红柿炒鸡蛋,想到自己还有路要走,母亲和大姐在天上看着我,不能让她们在另外一个世界都不安宁,所以,我要吃下这顿饭。

就如此刻,窗外阳光灿烂,未来还有很长的路,即使没有任何胃口吃饭,想到这里有母亲的味道,想到窗外即将春暖花开,生活着的人在蜗居蛰伏之后走出户外,还要更好地生活,所以我要认真地对待一日三餐。

越为真挚厚重的情感,越不需要包装和修饰,就如西红柿炒鸡蛋一般,方便快捷营养丰富,你需要的,全部包含在其中。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