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父亲的电力情怀

作者: 赵黎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0-04-10

父亲是一名老电力人,已因病离世18个年头了。当打开七师锦龙电力集团公司60年纪念画册,看到父亲在岗位上的身影时,我热泪盈眶。

父亲一直以自己是七师第一批炮台中学的学生为荣,那时的炮台中学就是如今的奎屯市一中。他告诉我,那时候他和张万平叔叔、赵连法叔叔、张学兰阿姨在一个班里上学,学校有专职后勤人员,伙食也特别好。后来由于父亲是家里老大,弟弟妹妹较多,刚好电厂招工,他就参加了工作,成为七师第一批电力工人。

我的家当时就在老电厂冷却塔那个位置,当年家门口就是一个篮球场,夏天的晚上灯火辉煌,热闹非凡。赵连法叔叔年轻时是个大个子,经常在场上打篮球,那时候我年龄小,不懂为什么父亲总是坐在球场边看球、看衣服,长大后才懂得什么是“板凳队员”。

1990年,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家里,父亲的同学打来电话,让我去市教育局工作,被父亲拒绝了。他对他的同学说:“我家老大哪儿都不去,就在电厂工作。”我那时候不懂他,如今明白了,他对七师电力事业满是不舍和爱恋,希望自己的子女能继承他的事业。

父亲是一名老党员,他经常给我讲他入党的事情。当年父亲在电厂的大修车间工作,工作认真、负责、肯钻研。但是在党小组开会研究父亲入党事宜时,有同事提出了不同意见,父亲没能入党。他很难过,回到家里想不通,跟他的朋友在家里聊这个事情的时候,流泪了。

父亲是个特别正直的人,不光对自己要求严格,对身边的同事和孩子更是严格。父亲的同事经常说:“不能跟赵师傅出差,他出门就是办公事,办完公事就打道回府,好不容易出新疆,去转转,看看风景,他就是不同意。”他对我和妹妹的要求之高更不用说了,我们都上班了,在工作日的早晨,我和妹妹都是被他赶出家门的,他总是念叨:“要迟到了,还不出门,还在那里磨。”为此,妹妹不知道和他吵了多少次嘴,但还是被赶着去上班。他时常说:“要对得起单位给你发的工资,不要怕累、怕苦,让干啥就干啥。”

父亲在世的时候,我每个星期回去看望他,他都会不停地问单位的事情,和我聊他们过去建厂时的故事。建厂时的一砖一瓦都是父亲那辈人自己搬回来。那时候经济条件不好,下了班工人们就去捡砖、捡柴、捡擦机器的抹布。父亲说:“那时候年轻不知道累,每天都特别开心,大家一起走着说着,可以从市区走到(七师)一二三团。”有一次,父亲从架子上摔了下来,被同事送回家里,可他下午就出现在车间。母亲没少责怪他,总说“你爸傻得很”。现在回想起来,那种傻,是傻得忠诚、傻得可爱,是一种精神,一种爱恋。

从1958年的小电厂到如今的集团公司,电厂发展到了如此规模,离不开父亲那辈人的付出,离不开值得后辈敬仰的兵团精神。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