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外婆的味道

作者: 阿娜尔·孜努尔别克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0-04-10

收拾厨房,意外发现前一阵友人送的砖茶,便耐心烧了一壶茶。扑鼻而来的浓浓茶味,瞬间让我想起已离世很久的外婆。

大舅离世得早,舅妈忙于小生意。外婆的命运便紧紧地与大舅的两个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妹们捆绑在了一起。

儿时,周末我会带着妹妹去外婆家,与表妹们玩耍一阵。她家在师范学院家属区,距离我家不算太远。每回我和妹妹到访,外婆都在烧奶茶,等表妹们起床。她热情地迎我们进屋,安顿我们坐下后,她会端上热腾腾的奶茶。

外婆烧的奶茶,有自己的特色,茶味浓厚。浓浓的茶味儿,还未到嘴边,就能透过鼻子,感受到它的苦。她坚持用砖茶烧奶茶,厚而硬的砖茶,外婆可以用手很轻松地掰开,恰到好处地分成一壶茶的用量,一块块存放在铁罐里,等烧茶时取用。

初三那年,学业压力大,我时常与父母发生冲突。有一回,与父母闹得不愉快,我来到了外婆家。那天不是周末,我也许久未去。她看到我,先是惊讶,转而开心起来,给了我一个拥抱。心底的憋屈一触即发,我不由自主地大哭起来,吓得她连忙询问原因。我语无伦次地诉说,她听懂了,不停地为我擦拭眼泪,又亲吻我的脸颊。这让我感到很温馨。

待我情绪稍缓,她牵着我的手说:“来,带你吃我最近做的小吃,你会喜欢的,还未起名儿呢。”我跟随她进了厨房,她拿出一个木质碗递给我,里面装着馕的碎末,隐约能闻到酥油的味道。我小心翼翼地挖了一勺尝了一口。那味道,我至今记得,甜甜的、柔软的、隐秘的。

容易被忽略的馕碎末,外婆却给了它们与众不同的定义。与白砂糖、酥油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成了独特的奶茶伴侣。她离世后,我模仿着做过几次,但都没有当时的味道。

初三毕业后,我赴内地求学。离开那天早上,时间仓促,我与外婆匆匆告别,坐车前再看了一眼站在大门口焦急张望的她,谁料这竟成了永别。我走后没多久,外婆因心脏病突发离世。

儿时,我时常误会外婆,觉得她待我和妹妹不亲。后来我逐渐明白,年轻时,她的人生被家庭琐事填满。年老,又被两个亲孙女们牵绊,一生操劳而忙碌。她无可奈何也无暇顾及我和妹妹。但我依旧记住了她烧的奶茶、做的小吃的味道,多年来,被我珍藏于记忆里的。外婆的味道,原来就是她给予我们的、隐秘的爱。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