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一片赤诚跟党走

作者: 侯粲 袁令令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20-04-10

不久前,当笔者来到位于十二师一〇四团的王振宇家里时,他的二女儿王春香拿出了一包被红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勋章,其中有一枚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这些勋章在93岁老人王振宇眼里,是他一生至高的荣耀。他不停地用双手颤颤巍巍地摩挲着,眼神笃定,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峥嵘岁月。

点点星光,照亮苦难之旅

1927年,王振宇出生在河南省舞阳县碾王村一个贫苦家庭,家里有兄妹5人。16岁那年,王振宇到武汉汉口和别人合伙卖烧饼。为了省钱,他经常一天只吃两个烧饼。

原以为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了,可谁知,合伙卖烧饼的老乡却突然病逝了,就连家当也被没收了。就在他一筹莫展时,一家米店老板点醒了他。

“小伙子,去当兵吧,部队会管你吃喝。”

“当兵?去哪儿当兵?”

“你一直往下走,就能找到队伍了。”老板用手指向了遥远的北方。

听了米店老板的话,王振宇决定去北方找部队。他一路走、一路问。经过三天三夜的奔波,当他来到一片稻田时,看到一群人正在用拳头捶打沙袋。王振宇走上前去,却被人拦住了。

“小鬼,来这里干什么?”拦他的人严肃地问道。

“我来当兵。”王振宇大声回答。

“你当谁的兵?”这人的语气开始缓和下来。

“我也不知道。”王振宇低下头轻声地说。

“那就参加我们八路军吧!”这人笑着把他拉进了队伍。

当天晚上,为欢迎王振宇,大伙儿特意包了野菜馅饺子,他一口气吃了两碗。

“饺子皮是玉米面的,馅儿是山上的荠菜,那个味道,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回想起那顿来之不易的美味,王振宇情不自禁咂了咂嘴。

后来,王振宇成了一名侦察兵。侦察兵,是队伍的眼睛和耳朵。因此,侦察地形和敌情是他每天的重要任务。就这样,王振宇每天都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与死神打交道。

一次,王振宇穿上便衣去前线侦查,突然发现前面一处草丛里蹲着一名身穿伪军军服的人,定睛一看,军衔是营级。王振宇心跳突然开始加速。抓活的,营级军官知道的情报肯定多。这里地形复杂,很难判断敌人是否还有同伙,万一敌人多,不但抓不了俘虏,自己还有可能被俘。

“回去报告敌情,还是上前捉拿敌人?”王振宇艰难地做着选择。

“干”,王振宇一咬牙,悄悄来到敌人背后,拿枪抵着敌人的脑袋小声说:“举起手来,把枪放下。”这个敌军营长乖乖就擒,被王振宇成功带回队伍,他本人也因此立了大功。

战火洗礼,刻下终生印记

1951年,王振宇随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参加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

“那时是冬天,天气特别冷,就是住在地窖里、夜晚裹着棉大衣,还常常被冻醒,寒风像锥子一样往骨头缝里钻。”王振宇说,当时环境恶劣,每天都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中行军作战,他也落下了很多病根。直到现在,每逢天气转凉,膝盖就疼得让他整宿睡不着觉。

那段时光,是王振宇一辈子也磨不去的记忆。在枪林弹雨中,他多次死里逃生,表现出了一名战士不怕流血牺牲的英雄气概。

一次,王振宇所在部队的军营遇到了敌军飞机轰炸,部队紧急转移。可转移出来后,他发现还有5枚手榴弹和3支步枪没有带出来,便立即返回去。就在他进屋拿东西时,一枚炸弹落在屋后,“轰”的一声砸出了一个大坑,房子垮了,他被埋在了里面。后来战友们告诉他,找到他时,他的脸上沾满了泥土和血渍,头上还在不停地流血。

“还有一次,为了躲避敌人的飞机,部队只能晚上行军,没想到与一股敌人遭遇了。一场战斗突然打响,我的脚被一颗子弹打中。幸运的是脚没被打穿,不然整条小腿就会被锯掉。”王振宇边说边撩起裤腿,露出了一条腿骨凸出的小腿。

王振宇的二女儿说,小时候就看到父亲身上那些发黑的伤疤,询问时,父亲总是说“不小心弄的”.后来,母亲悄悄告诉她说:“这是你父亲在战场上留下的印记,他是我们全家人的英雄。”

当笔者问老人经历多次生死是否后悔时,老人的眼睛湿润了。他缓缓开口道:“我的命是共产党给的,共产党指哪我就打哪,从走进战场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想过能活着出来。”

奔赴边疆,不负使命担当

1956年,王振宇转业了,本来有机会留在老家从事一份轻松的工作,但他毅然将机会让给了同乡,选择西行来到新疆。

王振宇说:“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就想着要为国家做点什么。”

来到新疆后,王振宇被安排到当时的天山九场(现一○四团)二连养牛场养牛。养牛看似简单,实则是个技术活儿。一开始,王振宇这个门外汉对养牛一窍不通。好在他勤奋好学,从如何配料、到喂料的量和次数、再到给牛量体温……王振宇一遍一遍向当地养殖户请教。

为了养好组织分配的几十头牛,王振宇每天6时30分就起床了。他先是将牛粪清理干净,再给牛喂水、喂料,干完这些活后,他就骑上自行车到20多公里外的地方给牛拔草。每次拔完草回来的路上,他总是哼着欢快的小曲,很是快活,这也成了王振宇美好记忆中的一部分。

1966年夏天,养牛场发生了一场重大瘟疫,几十头牛连续高烧不退并伴着咳嗽,这可急坏了王振宇。

为了照料好病牛,他把床搬来了,吃住都在养牛场,每天夜里还要起来给牛量体温,观察牛的身体状况,有时甚至一宿都睡不成觉。在牛场里,他整整待了17天,直到患病的牛全部康复,才搬出牛场。那年,团里许多养牛的都因这场牛瘟赔了钱,唯独他赚了钱,团场还专门为他扩大了养殖规模。

养牛的那些年,无论春夏秋冬,总能在养牛场看到王振宇忙碌的身影。天热了,即使他忙得汗流浃背,也要想办法给牛降温;天冷了,即便寒风凛冽,他夜间也要起来看一下刚出生的小牛犊。在他看来,养牛是组织的信任,更是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他要尽全力做好。

几十年过去了,王振宇也步入了古稀之年,他见证了团场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享受着现在美好的生活。他常说:“是共产党让我们穷人过上了好日子,我要一生一世跟党走。”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