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专题直播/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征文选萃

永远的绿洲情怀——版画家关维晓的创作故事

作者: 胡西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9-04-23

核心阅读

关维晓在与广大军垦战士同劳动、共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绿洲以其独有的气质熏染了他。在兵团成长的痕迹,像版画一样,永远镌刻在他的心里。关维晓充满深情地说:“我永远是一名兵团战士!”

“关老,这是我在旧书摊淘到的画刊,上面有您的版画作品。您能不能为我签个名作为纪念?”

前不久在石河子市科技馆一楼展厅举办的“给伟大母亲兵团的汇报——著名版画家关维晓版画作品展”现场,石河子大学收藏爱好者周海鸥拿着两本上世纪60年代初出版的美术刊物,请求关维晓老先生为他签名。

81岁高龄的关维晓颇感意外,他凝视着当年的画作缓缓地说:“这是半个多世纪之前,我刚到兵团不久创作的反映团场生活的作品,没想到还有人会如此珍惜!”

关维晓若有所思,用笔郑重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老关,你真了不起啊!”关维晓的老朋友、在新疆享有盛名的老一辈版画家邱盛林,被关维晓的一幅反映兵团题材的巨幅版画《四月春风到家园》所震撼。他没有想到,关维晓那么大年龄了,还花那么长时间,一刀一刀地在木板上刻成了如此大的一幅版画。邱盛林说:“完成这么大一幅作品,还这么精细,先不说要有精湛的技巧,对一个81岁高龄的人来说,得有多大的毅力与定力呀!”

关维晓坦言,如果没有激情燃烧的兵团生活的历练,没有经历过兵团精神的洗礼,以及由此而生发出来的对兵团的深深热爱,自己到81岁了肯定难以完成这样反映兵团题材的巨制。

关维晓曾以诗言志,表达对兵团的深情:

我来到兵团,

就像一星雨点滴入了大海

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旁观者

就再也分不清二者的区别

大海,没我这一星雨点的滴入

它依旧是大海

如果我当初没有融入这大海,

谁知道是个什么结局

啊,大海,

兵团,我伟大的母亲

在这次由石河子市书画院、石河子市美术馆借助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资助的新疆兵团版画文献展巡展中,关维晓老先生就像小学生向家长交作业一样,直接将他的个人版画展称为“给伟大母亲兵团的汇报”。

这里面,饱含的是老人对兵团深深的热爱与无限的眷恋。

关维晓1938年生于甘肃皋兰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58年考入西北师范学院美术系预科,1961年来到新疆,加入兵团这个伟大的队列。

来到兵团后,关维晓一开始在连队从事农业生产。

1962年“伊塔事件”爆发。数万边民在国外敌对势力的煽动、诱骗下,抛弃了世代栖居的家园。一时间,地方县、乡政府机关陷入瘫痪状态。党中央命令兵团立即组织一支高素质的队伍,分赴边境第一线,稳定边境秩序,实行“三代”(代耕、代牧、代管)。

为了捍卫中华民族的尊严,为了维护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兵团边境团场的群众,在不具备生产和生活条件的荒寂边关,以他们的血肉之躯,与敌方的冲锋枪、装甲车对峙着、抗衡着,寸步不让。

关维晓也成了这支特殊大军中的一员。

在执行“三代”任务过程中,曾经只想改变个人命运的关维晓,被军垦战士爱国爱疆、舍生忘死的精神深深感动。

在这里,为保卫祖国的领土,他曾经和40名血气方刚的军垦战士一起,写下遗嘱,去界河戍守。他们背靠强大的祖国,无所畏惧,赤手空拳与敌人对峙,并取得最后的胜利。那种往常只能在口号中感受到的英雄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关维晓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在那一刻,他的人生观发生了彻底转变。

关维晓说,他真正意义上的版画创作,是从兵团开始的。

在1962年年底至1963年年初的几个月农闲季节里,关维晓以美术创作员的身份,被选派到乌鲁木齐参加兵团组织的美术创作组,进行了3个月的集中培训。从此,他的艺术追求与创作风格发生了根本变化。

在这里,他结识了黄戈捷、毛德慧等一批兵团第一代版画家。这些老一代军垦战士的为人、做事、作画的风格与态度,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维晓说,一个曾经因经济条件限制而放弃学业的穷学生、一个曾经在大学仅仅是想靠投稿挣点生活费的业余版画爱好者,居然在几个月的集训时间里,完成了十几幅像模像样的版画。从此,热爱油画的关维晓转攻版画。版画所体现的那种简洁、凝重、庄严、肃穆,令关维晓着迷。

关维晓说,一到兵团,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找到了自己前行的方向。兵团人的思想、作风,直接影响了他的人生。他像海绵一样,不断地吸收着艺术与做人的精华。

自此,关维晓将家训中的自信、自立、自尊、自强、自省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三五九旅光荣传统熔铸在一起,树立起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心灵丰碑;将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与兵团屯垦戍边的职责使命联系在一起。

之后的两年内,关维晓创作了《雪海航程》《夏》《钢厂外景》《焦厂夜色》等一大批工业交通题材的版画。1969年,关维晓被抽调到农四师(现四师)美术创作组,更是如鱼得水,又创作了《曙光初照》《晨读》《高唱国际歌》《备战备荒为人民》《南泥湾的故事》《毛主席》《春满边疆》《西线长城》《锦绣边疆》《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金色的伊犁河》《天山新牧工》等一批以保卫边疆为主题的套色木刻版画。其中,《春满边疆》《天山新牧工》参加了全军美展,并在国内多家刊物发表。

随着兵团题材创作目标的确定,关维晓凭借自己良好的美术功底,加上对绿洲的热爱,很快就成为兵团版画界的骨干之一,并成了四师版画界的领军人物。

上世纪80年代,关维晓创作了《万里风光》(组画40幅)《风城奏鸣曲》《边城春来早》《邻居2号》《四海为家》《草原上的人们》《月是故乡明》《铁路新村》《岁月》《军情急》等一批版画。关维晓的版画技法、使用的版画材料和个人艺术特色,在中国版画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此,他获得了鲁迅版画奖。《校园》是在全国少数民族美展上影响很大的作品,在《人民文学》《版画世界》《光明日报》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被国家民族文化宫收藏;《雅玛图古渡口》入选第八届全国版画展,被中国美术馆、北京画店及日本文化机构收藏,《人民日报》《人民文学》《上海文学》《版画》等报刊都曾刊载;《晚风》则在首届农垦美展上与彦涵、古元等名家的作品同获荣誉奖并被中国美术馆及日本、德国人士收藏。特别是《开发者的足迹组画》和《峡谷晨风》双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被中国美术馆以及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外文化机构和个人收藏,还入选中国新兴版画60年优秀藏品赴日展和国家相关部门组织的多次对外展出;《力量速度和情趣》入选首届全国体育美展和中国民俗大展并赴英国展出,被国家民族文化宫收藏;《岁月》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和中国首届艺术节美展,被贵州、广东、香港地区等地的文化机构收藏。还有《乌孙山下戈登碑》《月是故乡明》《映雪》等,都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上世纪90年代,关维晓版画技法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其创作的《北国初晴》《雪野》《秋色》《凯旋图》《春到古城》《不废江河万古流》等作品,成了中国版画界不可多得的力作。作于1996年的《落日昏朦》,胡杨如群雄列阵,零星飞雪与朦胧夕阳相互映衬,表达了关维晓对流失生命的叹息,对未来生活的强烈期盼。此画获得了第十三届全国版画展铜奖和全国高等美术院校创作教学年会优秀作品奖,载入了《中国百年版画》大典。

关维晓先生满怀豪情,奋笔镌刻时代印迹,用版画作品歌颂人民、歌颂边疆、歌颂祖国,为大家奉献出了许多赏心悦目、激励人心、鼓舞士气的精品佳作,一直到现在仍然勤耕不辍。

据介绍,近年来,关维晓为了创作版画《四月春风到家园》,用了几乎3年时间,大面积修刻5次。这幅4米×1.11米的长卷,无法在画案上刻,他只能长年站立进行创作。刻完第一稿,他用了整整7个月时间。打出清样后,他第一次修改,又用了10个月。他每天工作不下12个小时,导致膝、肘关节因长期站立而发炎,出现水肿,右手腕和指关节肿胀变形。

关维晓说,在创作的过程中虽然身体上非常痛苦,但听着刻刀碰击木板的声音,看着木屑飞溅,用手抚摸着慢慢成形的作品时,那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有画家在评价关维晓入选第二十一届全国版画展的《四月春风到家园》时,称其为“精工细作、极尽工匠精神、尽显创作实力的巨制”。

关维晓在年届八旬之际创作的以胡杨为题材的一批力作,是他借胡杨意向表达对顽强生命的敬意,是向与胡杨有着同样秉性的兵团人致敬,更是对绿洲的礼赞。

到目前为止,关维晓已经创作了以版画为主的各类美术作品3000余件,举办个人画展11次。他曾在全国美术展、全国版画展、全国水彩画展以及各类全国专题展中获奖16次,其中,在第六届全国美术展和第十届全国版画展、第十三届全国版画展中均获得铜奖。关维晓有百余件画作分别被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及美国、意大利、法国、日本、瑞士、芬兰、哈萨克斯坦等国内外文化机构收藏。《中国新兴版画60年》《百年中国版画》《新中国美术60年》《中国当代美术》等国家典籍都收藏了关维晓先生的作品。

关维晓还是新疆和兵团版画界当之无愧的传播者和组织者。

从1975年开始,关维晓先后在四师、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美协工作。他始终没有放弃他为之呕心沥血的版画,并且将自己的所长,像黄戈捷、毛德慧等老一辈优秀版画家一样,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别人。

关维晓用兵团的传统方法,创办短期创作培训班和长期版画夜校,培养了一大批版画人才,让中国版画界为之瞩目。

1978年,关维晓调入新疆艺术学院,教授美术创作理论课,创建该校版画专业,先后从事大专、本科、研究生教学工作30年。2006年,他又组建了新疆版画艺委会,力推新疆版画的发展。

关维晓说,他之所以能在创作上有一些收获,完全是在兵团这座大熔炉里淬炼的结果,是兵团成就了他。虽然因工作原因,关维晓后来离开了兵团,但在与广大军垦战士同劳动、共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绿洲以其独有的气质熏染了他。在兵团成长的痕迹,像版画一样,永远镌刻在他的心里。

关维晓充满深情地说:“我永远是一名兵团战士!”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